爱情与婚姻的形象比喻 作者LIUJIXING - 优优色影院



 

   有一天,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爱情。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麦田里,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的麦穗,期间只能摘一次,并且只可以向前走,不能回头。柏拉图于是照着老师的话做。结果,他两手空空的走出麦田。

  老师问他为什么空手而归,他说:“因为只能摘一次,又不能走回头路,其间见到一棵又大又金黄的,因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,所以就没有摘;走到前面时,又发觉总不及之前见到的好。原来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,早就错过了。于是,我便什么也摘不到。”老师说:

  “这就是爱情。”

  之后又有一天,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婚姻。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树林里,砍下一棵全树林最大最茂盛、最适合放在家作圣诞树的树。其间同样只能摘一次,以及同样只可以向前走,不能回头。柏拉图于是又照着老师的话去做。

  这次,他带了一棵普普通通,不是很茂盛,亦不算太差的树回来。老师问他:怎么带这棵普普通通的树回来?他说:“有了上一次经验,当我走到大半路程还两手空空时,看到这棵树也不太差,便砍下来,免得错过了后,最后又什么也带不出来。”老师说:“这就是婚姻。”

  由此可见,爱情是一种十分美好的感觉,特别挑剔;婚姻则是一种社会责任感,一定程度上要牺牲自己过于美好的感觉,差不多就行。

  南山道人将悟道参禅分为三个境界,第一境界:老夫初来寒山,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;第二境界:居此数载,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;第三境界:俺今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。细细品味,人生万事万物皆然也!爱情亦如此。

  当初,迟暮的“港台第一美人”林青霞,在寻寻觅觅了大半生后,终于明白了“爱情只是一刹那的感动”,脚踏实地的生活才是本真。于是她毅然甩掉了苦苦追求自己多年的英俊小生秦汉,而在美国嫁给了相识仅仅一年、容貌实在乏善可陈的“青蛙王子”邢李原。

  有句残酷的名言: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但是没有坟墓,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。所以,不管婚姻能否非常幸福,人们都需要一个婚姻,毕竟这是饮食男女的基本社会需求。

  爱情与婚姻是文学作品中最难表现的题材,要写好非常不易。刘继兴非常赞许钱钟书作品中对爱情与婚姻的诠释,认为其能给人以积极的引导和启迪。

  《围城》是钱钟书先生1947年写就的一部刻画人生困境的长篇小说,也是一部家喻户晓的现代文学经典。<<围城>>里的爱情是充满了心计的爱情,主人公为赢得爱情是各施手段,各使计谋,至今仍有现实意义。唐晓芙是男主人公方鸿渐最喜欢的女人,但作者却没有给他们安排一个完美的大团圆结局……而此作品好就好在它没有了下文,其实感情就是这样的,一旦有了结局就不再美好了。“从此,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”只存在童话中,现实生活远远没有这么尽如人意。尤其方鸿渐是一个事业很落魄的知识分子,他很难给可爱的唐晓芙一个好的家庭生活。作品这样处理方唐恋情,正代表了钱钟书先生对爱情的理解,他认为:感情是件可怕的事情,要淡而处之。

  钱钟书也是美好爱情的实践者。钱钟书与杨绛夫妇反右时曾被下放劳动,在偏僻的山村,他们分居于不同的男女集体宿舍,一周只能见一次面,但年过五旬的他们依然浪漫如初,在一周一聚时常常溅出“隔溪幽会”、“雪地探亲”等爱情浪花。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!

  钱钟书在《魔鬼夜访钱钟书》一文中还借魔鬼之口说出非常有趣且十分深刻的一个观点:人的一生中,最容易被三种因素伤害:可信的朋友、可爱的女人、可追求的理想。这三种因素确实都有可能是魔鬼,只是许多人意识不到,一定要慎而又慎辨之,切不可轻易陷进去。

  婚姻就是两人搭伙过日子,务实与责任是其精神内核。爱情被酸文人描绘得云山雾罩,仿佛追求爱情是人生最大的事情,许多人将许多的宝贵光阴用在了对所谓的美好爱情的追逐中。等从迷醉中醒来时,往往是青春不再,物是人非。其实真正的爱情即永不褪色的爱情只是一种传说,人生有很多爱情之外的重要事等待去做。

  爱情需要淡化处理,卿卿我我极易消磨人的意志。文革后“伤痕文学”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其关于爱情的描写都占有很大篇幅,将爱情刻画得可歌可泣,里边尽是眼泪,一时填补了那个时代的情感空虚,许多读者都非常喜欢看。然而有一个人却对之有着清醒的认识,他就是一代伟人邓小平。当美国记者华莱士采访他对“伤痕文学”的看法时,邓小平作出八个字的评价:哭哭啼啼,没有出息。大哉斯言,诚哉斯言,犹如黄钟大吕般震耳发聩,足以令那些沉浸在眼泪中动辄就不能自拔的现代人猛醒!

  从爱情的迷梦中醒来,你会发现原以为爱情已渐淡的婚姻其实很温暖的!